那時是你給不了我很多愛sdgyksgtdki

17. října 2017 v 4:32
誰會想到今日的思念是那樣的濃?終於,他鼓起了勇氣去首長室請求批準使用電話,這個過程有多煎熬他已經沒有了意識,只記得自己拿到批準條的手是那樣的顫抖。也導致在使用電話時是那樣的激動,緊張地按錯了好幾次號碼鍵,身旁的通訊員也開始有些不耐煩。好在,到最後還是按好了並撥了出去。

電話沒有像想象中那樣被快速的接起,直到那傳呼聲漸漸弱了下去,他打算掛掉的時候,電話卻又被忽然接起。瞬時他的心情也仿佛是見到了太陽一般,無以描述的喜悅,可是他現在心情去慢慢品味那忽然升起的喜悅,只想快些跟她講述自己的思念並且聽聽她那溫柔的聲音。可現實終究是殘酷的,電話接起後沒有想象中她的聲音,而是一個蒼老的帶有著淒涼氣息的男性聲音。"您好,我是傑克,請問您找誰?"對方禮貌的詢問道。"我找肯尼迪夫人,她在嗎?"他顫抖著聲音,心裏祈禱著不要聽到什麽壞消息。"哦,尊敬的肯尼迪夫人已經在上個月去世了,您是她的親戚嗎,"他這樣回答,仿佛在說著極其悲痛的事情,"當然,我是說小肯尼也去世了,她可真是個好人,總是會憑借著自己的善良與一個小眼神給人勇氣。而且您應該知道,現在國外動蕩不安,很多人被餓死了,她又經常施舍自己那麽一點糧食給別人,她可真是個好人……"後面對方說了些什麽他已經沒有什麽心情再聽下去了,直到電話掛斷,他也沒再詢問為什麽會是傑克大叔接起了電話,也不再想要了解現在國內的情況。他只知道,那個深愛著他的她沒了,小肯尼也沒了,他的世界仿佛要崩塌了。身旁的通訊員似乎是明白了些什麽,倒也沒有了剛才的不耐煩,還一副了然般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"兄弟,人各有生死,看開些吧。"通訊員這樣說。他沒有回答,而是僵硬的搖了搖頭,露出了苦澀的笑容,麻木地走出了通訊室。

當晚,在他們部隊駐紮營地的地方,飛過了三架轟炸機,並從上方投下了數顆炸彈。那一會,他正不帶任何生氣地唱著一首深入當時人心的歌曲,還記得其中有一句歌詞這樣說:炮彈要飛行多久才能被禁止?只是,在那時,沒有人回答他。如今,只留有這苦澀的答案仍在風中飄蕩。淌了一地,遠處的山戀煙霧般繚繞……

"月到中秋分外明"。同一輪圓月,從家鄉山頂上升起來的月亮要更圓更亮些,沐浴在溫柔的月光下,像沐浴在母親慈祥的目光裏。門前那顆歪脖子柳樹,在有我之前就婀娜多姿。蒼勁的枝幹春天抽出新鮮的嫩芽,在月下飄逸輕舞。護宅的老柳樹依舊健在,而愛護我們的母親卻走了。
小河的流水歡暢依然,不知疲倦。明晃晃的圓盤落在水中,於安靜處欣賞自己不變的容顏, 於湍流處調皮成一朵朵閃亮的浪花。蹲下身來,我看見母親朦朧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水面,月下搗衣聲隱隱約約傳來,我在母親腳邊嬉水,一次次圈暈月亮迷人而羞澀的臉,直到我的褲腳濕漉漉地上岸。一回頭,月兒又掉水裏了,母親說,那是月亮在照鏡子呢。
夜色中的村落,安寧而祥和,遠山靜謐,秋風送爽。黃澄澄的稻田沈寂於月色中,有寧靜淡泊的美;菜園子裏,瓜果滿枝頭,熟透的果實挺著豐腴的身子,飽含著甜甜的汁液;院墻內,疏影婆娑,月影斑駁,我躲在桂花樹下,貪戀地吸著花香,母親把我從桂花香裏帶到人間,於是遇見桂花便覺得親切,像是見了親人。

母親走後,父親常用深情的目光懷念母親,向我嘮叨,母親從年輕時嫁過來就沒過上好日子,一貧如洗的家靠勤勞的母親一點一點撐起來,幾多辛酸,幾多淚水…… 這些是我們到現在都很難體會到的艱辛。母親的不易總藏在心裏,她用一顆寬容的心勤儉持家,孝敬長輩,照顧子女,善待他人。如今想來,母親生前的點點滴滴都恍若眼前。
母親的最後一個中秋節,過得開心嗎?我常常問自己 。當時的我們都不知道那是母親回光返照的跡象。中秋前夕,子女們都陪在她的身邊,尤其是看到哥哥弟弟從遠方歸來,母親的精神特別好,不停地說著話。她說她的身體就要好起來了,心中有佛,菩薩會保佑她的。我們都點頭相信。母親度過了那個團圓的中秋佳節,哥哥弟弟返程。誰也沒有料到,一個星期後,母親便撒手西去。
我思念著母親,擡頭凝眸明月。良久,一顆碩大的露珠,仿佛從遙遠的月宮溢出,滴在我滾燙的臉頰,慢慢滑落……
微博上說除了電影小說裏的劇情沒有人會等你四五年,但我想我自己是做到了(應該有很多人都做到了吧)。在這五年裏我時常會問自己喜歡你什麽,最初我想不出為什麽,覺得喜歡就是喜歡,沒有什麽理由,就是突然對一個人動了心,然後再沒把心收回來。中考後各奔東西,相隔甚遠;有一次逛街看見你陪著女朋友,看起來真幸福,我慌亂的逃走了。回到學校後覺得我也是時候談個戀愛了,新的生活都開始了我為什麽還要沈浸在過去的悲傷裏是吧?

開始第一次談戀愛,有男生追我就跟他在一起了,心裏清楚不是喜歡他,只是一個人心太苦了。家庭的原因我很需要別人的關愛,喜歡別人對我的好。沒有多久就分手了,我很痛苦,習慣了他對我好,就像沙漠裏缺水的人撿到只剩下一點在瓶底的水,以為是希望,喝完以後更絕望了。期間在你跟女朋友吵架分手時也斷斷續續找過我聊天,我知道你每次找我聊天都是這樣,幾天之後又消失不見,但你找我聊天我還是很開心夾帶著心酸。我知道在你的世界我只是一個沒有關係的女同學,眾多喜歡你的女生之一。我從來不主動聯係你,怕打擾你,怕你女朋友看見生氣。後來你們分手了,你又開始找我聊天了,說想跟我在一起,心裏想想知道樣貌身材平凡的自己你怎麽會喜歡,只是你無聊時撩撥的玩物。我們聊天、刪好友、加好友、刪好友……就這樣循環。
高三,一個帶著緊張嚴肅壓抑和奮鬥的時間段;高考,如泰山般壓在我們身上令人快要喘不過氣來。身上背負著長輩的期望和自己的理想,在被迫放棄最愛的繪畫專業後我選擇了體育專業,我想在操場一圈圈的跑也許能把心裏那麽多的苦發泄出來。體育訓練很辛苦,很累,很曬,大強度的訓練使得身體到處都痛,總是堅持過來了,沒有一次想放棄的念頭,因為我想去大學看看。高三時你又來找我了,我總感覺我們之間缺少些什麽,也許是愛情,雖然我很喜歡你,但並不代表我們就能很好的在一起。我們見過幾次面,你集訓回來,我逃課去見你。見面很尷尬,接吻很尷尬,雖然擁抱在一起但還是感覺心離得好遠。雖然喜歡你很多年,但我並不了解你,你更不了解我。然後你離開、消失。留給我一個要好好學習的理由,那個冬天的風感覺總是吹到心裏。
我喜歡你什麽呢?喜歡你唱歌好聽,那首JJ的《醉紅塵》打動我的心,"確認過眼神,我遇上對的人……"我知道不是唱給我聽,你的前女友也在聚會的現場,但也有那麽一瞬間在心裏偷偷想著我若是那個對的人該多好。嗬嗬,怎麽可能呢!喜歡聽見你笑,喜歡你寫的字,那時你的一切總是能輕易地打動我。你的英雄之所以蓋世,是因為你的世界太小了。

上大學後,我們在一起了,你說改,再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見一個喜歡一個了,會認真對我,你想認真談個對象然後結婚然後到老,我同意了。你真的變了,有耐心的陪我聊天,說以前的事,我們聊得很開心 。暑假回來陪我,我們一起壓馬路一起吃飯,你拉著我的手說著話,睡在你身邊我覺得很舒服,原來跟喜歡的人在一起是這種感覺。都很普通的事,但我覺得很開心。有一瞬間我感覺我就要接觸到愛情了,可是心為什麽一直惶恐不安呢?覺得一切很快就要離我而去了,那種沒有安全感快要將我逼瘋,我也沒有註意你的心情。隨著過去的夏季我們的關係也結束了。人總是在接近幸福時無比開心,得到後又惴惴不安。內心脆弱的人就算幸福來臨也是把握不住的。悲傷的童年生活給我留下很深的傷痕,我是一個沒有安全感極度自卑的人,我總是要求你給我安全感,分手之初我覺得是你的錯,是你給不了我很多愛。很久之後我才想明白,我還是那個自卑膽小的人,像我這樣缺乏愛的人怎麽帶給你溫暖了?心上長滿尖刺只會刺傷你 。

你有了女朋友,第一次看見的時候感覺心刺痛了一下,之後便想通了,跟別人在一起你會生活的更好,我又不能帶給你溫暖和幸福。希望你幸福。
畫家也有畫家的煩惱。老馮近年來越來越覺得自己早年的畫雖然有靈感,但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。有機會,他想回購自己早期的作品。
他現在的作品,往往經過反復的構思,深思熟慮後,一揮而就,一看就是老道的佳品,至少沒有遺憾。
 

Buď první, kdo ohodnotí tento článek.

Nový komentář

Přihlásit se
  Ještě nemáte vlastní web? Můžete si jej zdarma založit na Blog.cz.
 

Aktuální články

Reklam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