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sinec 2016

Outside the window awning

21. prosince 2016 v 3:41

  別把上天所賜的緣分當成理所當然,亦或者是當成無所謂,那麼終有一天,你會在歲月裏細數著走失的時光,感懷著自己不經意所失去的所有,然後淚水溢滿眼眶,將一段段心事化成一聲聲歎先天性心臟病曾經驚豔了多少情思婉言,亦或是惹得多少淒涼,在紅塵裏,那些故事都將雲消霧散。
  
  若能守得花開,那就別把最疼愛你的人弄丟,因當失去便將再也無法擁有。
  
  若能癡得紅塵,那麼就別讓愛你的心受傷了,當心寒你將再也感受不到溫暖。
  
  若能攜手永恒,那麼就別讓海誓山盟隨風而散,當承諾盡了,永恒的故事該怎麼續寫。
  
  時間終不會停留,誰也無法回到從頭,當你失去,那麼就將會變成記憶的鎖,然後在寂寥無人的深夜裏,細數著傷心。
    
  在淺覺中,隱約的雨,在輕拍著機票窗外的雨篷,滴答的聲音,有著輕盈的旋律,像是奏著一曲催眠,又像是奏著一曲催醒。朦朧中,我還是接受了雨的催醒。起床,步入眼簾的是一窗的細雨,在風的調侃下,纖纖淺淺地在空中柔舞,嫋嫋妖妖,很柔,柔得動情,柔得思興。天空,是那般疊雲厚積下的單色灰白。窗目下的綠花裏,枝葉倒顯得無比嫩翠,有著風姿綽約的美,如一幀畫,一幀足以感動心靈的畫。這樣的天色,如此的情調,總讓人擁有一片心扉的清澈,在清澈裏蕩漾出美麗的思緒,豐富出很多想象,如曠遠的詩意與詞情,如念想裏的一篇散文,如眼下仍需動手出力的那些雜事,是先用那只手開始較為合適,等等。感覺天私家看護宇空曠的雨情,在淅瀝著,在清洗著普天下的心靈。這對我而言,難得,難得這夜雨帶來的好心情。

The sky falls in a leaf

13. prosince 2016 v 3:41

  
  我曾在月光下為你祈禱,在雪地上低低呼喚,在我高高擎起的風燈下我許了一個美麗的願望。夜裏的風有點涼散,吹在身上可能帶走些溫暖。還是那樣的黑夜,路燈二按貸款依舊昏暗,變的不是天,而是自己的心。假如風兒有顏色,我會喚來彩霞仙子,讓她和風兒結成親密的姐妹,讓世界的每一角落都充滿炫目的瑰麗,即使在漆黑的夜晚,宇宙也能感受她迷人的溫馨。它若來到一望無際的戈壁荒灘,也許會變成綠色,貧瘠裸露的地表立刻青蔥碧玉,生機一片;它若來到春寒料峭的花園,也許會變成紅色,花兒立即芳香四溢,人間頓時絢麗多姿。
  
  偶爾的自嘲會讓人有點傷感,害怕失去那種釋然,害怕失去那種幸福的坦坎,同樣也害怕失去那張記憶中微笑的臉。風兒吹著叮當響,春意淡淡。風兒從我的屏前離開,獨自靜看夜空,繁星點點,輕輕撫摸風兒留下的痕跡,發現風兒已無影蹤留下的只有一顆孤星。我記得去那風兒吹過的地方,尋求希如新集團望的力量。思想一定是遊遍了這個世界的每一個角落,與白雲一起飄飛,與大海一起澎湃,與山間的小草一起翩翩起舞。
  
  不知不覺天空中落下一片葉子,落在我的手心。我向它凝視許久,笑了,它也會意的動了動仿佛也在笑。一陣風刮起,吹亂了我的發絲,也吹走了那片葉兒。我拼命地追去,可它越飛越高,越飛越遠,漸漸的消失在了天邊!涼風吹過臉頰,真是舒服。被放逐的水燈搖曳著迷人的亮光,我相信你一定會把我的願望和祝福帶到窗前,深夜若有風來敲門,那是我遙寄的祝福走到你的窗前。
  
  風兒,你要輕輕地。莫要吹亂了我心緒!在這起風的日子裏。想起了遠方的天空,想起了遠方風兒,也想起了遠方應該思念著的人。風兒它是活潑的小精靈,它的色彩也應該變幻莫測吧!假如風兒有顏色,我願自己是一名畫師,我會用濃筆蘸滿風的色彩,在傍晚時分為天空添如新集團上幾筆光華,讓靜謐的星辰不再單調。
  

Each have love

5. prosince 2016 v 4:31

  我靜靜的聽著音樂,遙望遠處的未知世界。遠方,乘著風漫漫走過,想把人生就此留住,留下沿途一路的風景,留下最美的光陰……可這終究不是一次想象,每一段路程上還是要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不停的相遇,熟悉的面孔,陌生的微笑……
  
  我是多麼想要你成為那個人:同我去看世界,在威亞上兵刃相見,於天涯海角處見證晚霞的來臨和退卻,演繹一次次不浪漫卻真實的傳說!後來,我終於知道,前方不斷行進的公交車,你只是我人生車輛的一個過客……
  
  最溫暖的相遇篇
  
  "謝謝天謝謝地遇見了你",手機裏不斷重複的這首《珍惜》,有一種讓人聽到想吐的感覺,可是依舊播放的是這一首歌。佛說:前世五百次回眸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。我們在前世又有多少回五百次,才換來此生的相遇?每一次老姐都會說,"好聽是好聽,總歸會有一些悲觀的感覺,你要快樂一些,別讓自己封閉自己!"
  
  老姐
  
  老姐,她並非我親姐,她是我在記憶中永遠不能忘卻的一個知己,她親似我的姐姐,她對我的關心甚至比我還多。我在大二的時候認識她,我記得我大一去她的學校,很大,我怕迷路(因為我是路癡),所以我在心底想過,我將來一定會有一個朋友在這個牛x的大學。然後,就認識了我老姐。她,喜歡攝影,可以用專業形容!老姐的家世不簡單,可是她的愛情卻很難!老姐跟我說過,若能找到真心人,又何必這樣?是啊!那天,我們在KTV,她大哭,她跟我說:"我不知道,我到底應該怎麼做,才能讓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他開心,為什麼他那麼喜歡另一個人?"我沒有說話。因為這個男生我認識,我熟悉,我知道,我知道她和他所有的事情,我更知道老姐對他的喜歡勝過一切!從我們幾個人相見的那時起,我就知道,他已經走入了老姐的心裏,可是這些他都知道,他裝作不知道,只是怕這份朋友略顯尷尬而已。其實,說實話,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怎樣想的,我老姐這樣的女孩,這麼美,家世好,他居然選擇錯過,或許真的是一句老話"蘿蔔白菜各有所愛吧!"
  
  在大學的那時候,我一直逃課去和老姐他們出去玩,出去鬼混,那時候逃課早已成為家常便飯,根本什麼都不考慮,直接說走就走,去車站買了票,就來到了她們所在的城市,一起喝酒、打麻將、鬥地主,其樂無窮。就這樣稀稀疏疏也沒少見面,那個時候,感覺時間過得好快,我以為有些用記憶埋葬的東西,可以永遠不見!現在,我承認,是我錯了,我做不到!大學就這樣結束了,老姐收拾東西,去了外地,這是她工作和愛情開始的地方--深圳,也是她被傷成熟的一個畫面。晨陽,老姐忘不了的人,老姐跟我說,"蘇念,你知道嗎,我以為我從大二開始一直喜歡的是他,從不會變過,我為他哭,為他笑,為他做我所能為他做的一切,可是終究抵不過他心中的女孩。直到我和晨陽在一起時,我才真正釋然,原來有些崇拜都會變成模糊的愛!""老姐,你愛過他嗎?"我靜靜坐在老姐面前。"愛過,整整一個曾經,不過,我現在有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你晨陽姐夫,我回來,就是為了他,我們打算結婚。蘇念,你一定要參加我的婚禮,不然,我就和你絕交,我是你姐姐,對不對?""對,我一定會去,沒有禮份子啊!"